青海旅游攻略网合作伙伴!
栏目分类
热门青海旅游攻略文章推荐

> 青海旅游攻略 > INTRODUCE

西藏行——雪山天湖纳木错

2015-04-13 10:14 作者:admin 来源:青海旅游 浏览:

摘要:7月22日到拉萨参加中国石油化工技术发展研讨会,宿四星级的拉萨饭店。会议安排22日为高原适应性休整,23日全天开会,24日游拉萨市。 7月25日阴有小雨,按计划要去纳木错。纳木错湖面海拔4718米,面积1940平方公里,位于拉萨市当雄县和那曲地区班嘎县之间,号

7月22日到拉萨参加“中国石油化工技术发展研讨会”,宿四星级的“拉萨饭店”。会议安排22日为高原适应性休整,23日全天开会,24日游拉萨市。


7月25日阴有小雨,按计划要去纳木错。纳木错湖面海拔4718米,面积1940平方公里,位于拉萨市当雄县和那曲地区班嘎县之间,号称是世界最高的大湖。藏语“错”即为湖,纳木错意为“天湖”,是藏人心目中的圣湖,每年都有成千成万的信徒来此转湖、朝圣。旅游手册告诫:“如果到拉萨后休息未足一周,最好别去纳木错,迅速提高1100米的海拔,容易引起高原反应”。然而,我们到达拉萨只有三天,所以,很多已有明显反应的人都纷纷放弃这次旅行。

7:30冒雨出发,沿青藏公路向西北,不久,拉萨被远远地抛在身后,汽车在空旷的荒野上疾驰。左侧出现了正在修建中的青藏铁路,见到不少筑路工人居住的工棚和大量的施工机械,工程的进度超出我的想象,有些隧道好像已初具规模了。再向前行,进入草原,沿途既无房屋,也少人迹,只是偶然遇到一些正在啃食青草的羊和牦牛。雨季中的草原到处是水,团团青草之间露出积水的反光,使茫茫大地看上去很象是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大沼泽。途中停车,在观赏、拍摄草原风光时遇到解放军的进藏车队,成百辆军车在空旷的原野上飞奔,一部接一部地在我们面前呼啸而过,众人喜出望外,纷纷冲向路边抢拍这一壮观的场面。过羊八井后,青藏公路折向东北,沿着缓缓的坡度持续爬高,铁路预线也转移到右侧,仍旧伴随着公路前进。这一带的铁路工程尚处于平整路基的阶段,铲起的草皮被整齐地码放在路边,准备将来回填,这是青藏铁路建设的环保特征。左侧是绵延的念青唐古拉雪山,公路与山脉并行,据说,每遇天晴时,青藏线的过往旅客都可以在这一带看到一座又一座的雪山,连成一线向遥远的天际延伸。但我们没有这样好的运气,低垂的云雨几乎弥漫到山脚,雪山躲在厚厚的云雾中,极目远眺,只能看见不断向前延伸的公路和细雨中的茫茫草原。

近中午时到当雄,车要加油,大家都下车活动,这里如其说是县城,还不如说是一个大村镇,除了当雄兵站(在青藏线上颇有名气的一幢白楼)外,就只是一些低矮的小房。当雄海拔4200米,阴雨天,气温奇低,虽说是盛夏,但落下的小雨中还夹杂着冰渣,很多人冻得哇哇直叫,不约而同地跑进路边小店添置寒衣,GXD买了一件藏袍,立即穿上,我差点把他误认为是藏胞。

从当雄到纳木错要翻越念青唐古拉山,汽车左拐驶离青藏线,开上当雄的草原公路。然而,在大多数情况下,所谓的“公路”只是过往车辆留下的车辙印而已,这使我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话:“其实,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(汽车)多了,也就成了路”。 前行不远,开始翻山,依旧是一路的高原牧场,但随着海拔的升高,降下的雨中逐渐增多了雪的成分。接近海拔约五千二百米的“那根拉”山口时,车队驶入两山间的一道峡谷,山下的“小雨”在这里已变成“漫天飞雪”,周围群山“银装素裹”,显得“分外妖娆”。“那根拉”山顶有一座玛尼堆,周围悬挂着五彩缤纷的经幡和哈达。车子停在垭口,大家爬上飘满经幡的山丘抢拍雪景,一阵刺骨寒风迎面扑来,再加上高海拔,让我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通过那根拉就算是已翻过了念青唐古拉山,再向前就可一路下坡,直抵纳木错湖边了,潘多说,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那木错的扎西半岛。下山后,天色逐渐转晴,浓云消散,透出了湛蓝的天空,纳木错在远处的阳光下闪烁着眩目的光芒,仿佛是在热情地向我们召唤。绕着湖岸又开行了很久,终于来到那两块高高耸立的“合掌石”边,这是扎西半岛的标志,好像是两只合掌向天的巨大手掌,正在为众生的平安而祈祷。扎西半岛在纳木错的东北角,是湖区中最大的半岛,也是纳木错最美的地方:从这里向西眺望,清澈的湖水泛着蓝光,远处碧波浩渺,云水相连,好像是大海;隔湖向南看,对岸念青唐古拉山的白色雪峰连绵起伏,与天边的白云相接,朦朦胧胧,分不清那里是雪山,那里是白云。岸边有许多小小的玛尼堆,它们虽然只是几块叠放着的湖石,但却是藏胞向天神表达心愿的一种方式,造访圣湖的后来者都会对前人的虔诚怀着深深的敬意,从无人去触动这些石堆,因此,它们可以常年累月地伫立在湖边,日复一日地守望着雪山天湖,向神灵述说垒石人的虔诚祈愿和美好向往。西北侧山坡上还有一处50米长的巨大石堆,整齐地堆放着上千块玛尼石,石面上刻着弯弯曲曲的藏文,它们都来自遥远的地方,凝聚着各地朝圣者对来世的虔诚祈祷。我独自一人在湖边漫步,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周围空气的稀薄,四千七百多米的海拔,氧气供应大约只及厦门的一半,可能是大脑缺氧,行动和思维都有些迟钝,然而,心情却特别的平静、安祥。蓝蓝的天空,清澈的湖水,低低的白云紧贴着矮矮的雪山,周围万赖俱寂,宁静中又略带着几丝神秘,我站在湖边遥望天际云水相接处,天苍苍,水茫茫,不知不觉地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,好像天空与大地已浑然一体,自己离天已经很近了。

喝了几口圣湖的水,检了几块圣湖的石,当然也忘不了摄影留念后,众人纷纷返回汽车,准备打道回拉萨。开车后谈起对纳木错的感想,LH公司技术开发处的L处长说,他在湖岸行走时看见高坡上有位藏女正在舒袖长舞,感到好奇,登高去看,一直走到很近时才发现那不是“藏女”,而是一座玛尼堆的五彩经幡正在迎风飘舞。大家都说他遇到了纳木错湖的仙女,潘多说,明年是藏历的羊年,无数天仙要聚会“天湖”,所以,纳木错历来都是羊年朝圣的最佳选择,到时将有众多的藏胞从四面八方涌向“天湖”,L处长若再来,也许真的能遇到他思念中的“仙女”。

翻过那根拉山口,再次驶上当雄草原,一路的蓝天碧草,厚厚的白云沉沉地压在天边,景色如诗如画。我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,不顾汽车剧烈颠簸,用最大光圈和1/1000秒的速度,抢拍了几张很美的草原云景。经当雄县城重上青藏公路后,天又转阴并下起了小雨,返拉萨的路再次经过著名的念青唐古拉峰(7162米),雪山依旧躲在浓浓的云雾中,只有一座巨型玛尼堆孤零零地矗立在茫茫草原上,它向我们表明了神山的位置,五彩经幡在风雨中飘扬,不愿见人的念青唐古拉山主峰默默地与我们擦肩而过。

一日行程中,所到之处海拔最低是拉萨(3600米),最高是那根拉山口(5200米),明显的高原反应出现在我们从纳木错返回,正要翻越念青唐古拉山的时候。应大家要求,潘多让汽车在那根拉山口下面的草原上稍停,这里距纳木错已经很远,身边的念青唐古拉山脉诸峰(海拔都在五千米以上)看上去也就象是一座座的小山包。下车活动时,大家都说有点儿头痛,从自己身体的反应来看,这里平地上的海拔少说也有4800米。头痛的感觉一直伴随我们到达“羊八井”,青藏线在这里有一段明显的下坡,过“羊八井”后,大家都说头不痛了,“羊八井”的海拔(3800米)与拉萨差不多,看来,我们都已是“拉萨人”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